卡纳克jöpwö小屋的门灯,新喀里多尼亚。 
带有深棕色和黑色铜锈的硬木 
H.157.5厘米 . 
时期:19世纪 
 
出处 : 
- 1900年左右由法国…
描述
由DeepL自动翻译。描述准确性以原文为准
要查看原始版本,请点击 此处

89 

卡纳克jöpwö小屋的门灯,新喀里多尼亚。 带有深棕色和黑色铜锈的硬木 H.157.5厘米 . 时期:19世纪 出处 : - 1900年左右由法国海军军官阿尔芒-维克多-德-拉蒂克(1860-1931)在原地收集。 - 在家庭中流传的 在卡纳克人中,权力的象征完全集中在国家家庭长者给酋长的房子里。这个 "大箱子 "的建筑代表了围绕酋长组织的社会,他是活人和祖先的精神之间的中间人。装饰在门上的雕塑唤起了祖先对国家的看法,使生者的权力合法化。 (见《卡内基--发明之旅》,罗杰-布莱著,第28页) 在乡土文化中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这些壁炉装饰在卡纳克仪式房屋的门口两边。早期的探险家,包括库克和德恩特雷斯托,都证明了这些雕塑浮雕的质量,这些浮雕在20世纪初也吸引了观察家的注意,如自然学家弗里茨-萨拉欣,他在1910-1911年拍摄的照片说明了建筑装饰的连续性。 这是卡纳克文化中对祖先形象的有力唤起,这件作品也见证了其美学准则的活力。 在可以猜到吊索的短人字形链接的额头下,目光被刻在一个明显的眉弓下。强有力的鼻子与嘴巴的双重压痕形成对比。顶部的开口被用来借助藤蔓将壁炉与建筑的屋檐檩条和塔柱相连。 下部的三分之二以浮雕的方式装饰,以娴熟的交错手法,让人联想到包裹在植物裹尸布中的已故祖先的结界。这个由四条领带连接而成的美丽纠结,在其雕塑方面是非常出色的,就像其设计的现实主义一样。 这种停尸做法在19世纪末的文献中有所描述:"男人们排成一圈,把裹在垫子里的死人挨个传递"(Docteur Vincent, 1895, In. Kanak - L'art est une parole, page 272)。只有被纪念的祖先的头颅才会从这个植物裹尸布中伸出来,就像这里。 作品的底部被侵蚀,没有装饰,被嵌入地面,有时深达二十厘米。更准确地说,它是由构成小屋土丘的石头固定的(见罗杰-布莱《卡纳克大案》,第283页)。 为了确认我们的例子属于古代壁炉的范畴,我们注意到它的自然凸起。尤其是旋风式的攻击,削弱了大树的力量,有利于掏空它们的心脏。一旦落地,这些弯曲的木片,它们落入真菌环境中完成了标记,被拿去加工,圆形的体积被保存下来。正是从新喀里多尼亚引进西方工具开始,才有了直线型的壁炉。 这个纪念性的作品在同一个私人藏品中保存了一个多世纪,旨在让祖先的保护近在咫尺,是卡纳克文化流传到今天的珍贵见证。 参考文献 : 文森特医生,《新喀里多尼亚的加纳人》,《人种学研究》,巴黎,A. Challamel,1895年 Carnets Kanak - Voyage en inventaire by Roger Boulay, Editions Musée du Quai Branly Jacques Chirac, Paris, 2022年 Kanak - L'art est une parole, Editions Musée du Quai Branly Jacques Chirac/Acte Sud, Paris, 2013 Roger Boulay, Hùp - Ethnologie et esthétique de la statuaire de la Grande Case kanak, Editions de L'Etrave, Igé, 2022. Roger Boulay, La grande case Kanak, Les rapports entre architecture et sculpture en Nouvelle, 博士论文, 巴黎第一大学, Panthéon Sorbonne, 1986. Roger Boulay, La maison Kanak, Collection Architectures traditionnelles, Parenthèse - A. D. C. K. - Orstom, Marseille, Nouméa, Paris, 1990 1900年左右由海军军官阿尔芒-维克多-德-拉蒂克(1860-1931)在原地收集。 专家:Emmanuelle MENUET,SFEP成员 +33 06 70 89 54 87 - emenuet.expertises@gmail.com

该拍品的拍卖已经结束 查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