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ouot.com>亚洲艺术

亚洲艺术

从印度到日本,经过中国、韩国和东南亚国家,亚洲艺术品类拍卖会提供了一个广阔的远东艺术全景。从新石器时代至当代雕塑、绘画和艺术品都可以在这类拍卖会中出现,特别是中国地区的珍品:中国唐宋时期的陶瓷、元明清时期的青花瓷器、明清时期的玉器、唐代的绘画、汉唐时期的马和文房四宝。拍卖者还将发现佛教鎏金铜器、日本版画和漆器、雕像。印度的铜像,韩国的陶瓷等等。您知道吗?在中国迅速崛起的推动下,亚洲艺术自2005年起开始崭露头角,从香港到巴黎的拍卖会上都出现了“亚洲热”。因此,在2016年12月的德鲁奥拍卖会上,一枚估计在80万至100万欧元之间的中国乾隆时期(1736-1795)的御用邮票最终以2100万欧元成交,创下了世界纪录!

更多的

推荐的拍品

A GE-TYPE LOBED BOWL, MING - 明 ,中国,1368-1644年, GE型LOBED B OWL。圆形的侧面从短的五棱形底上升到五棱形的边缘,整体上覆盖着柔和的灰色釉,上面布满了黑色的裂纹,釉面在底环处不规则地停止。 出处:法国私人收藏。 法国私人收藏。 状况:状态很好。 状况良好,有轻微的磨损和烧制的不规则性,井口有大量的窑砂,有微小的釉层脱落。 重量:86.4克 尺寸。直径9.8厘米 文献对比。这种形式和釉色的原型,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几件不同大小的花瓣状盘子,见《葛氏器物选》,北京,2017年,第42-46页和63页。也可以比较一下现在保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一件明代宣德时期的圆盘,在展览目录《权力与荣耀》中有所说明。 拍卖结果对比。香港苏富比于2019年5月30日在《天明楼--中国陶瓷小史》中拍卖了一件尺寸稍大的相关盘子,成交 价为75,000港元。 明代仿哥窑式梅花碗 中国,1368-1644年。短碗足呈五瓣形,梅花形碗,整个表面施一层柔润的灰色釉,黑色开片裂纹,釉不规则的聚集在腕足処。 来源: 法国私人收藏 品相: 状态极佳,磨损少,烧制不规则,炉膛粗砂过多,釉料损失极少。 重量:86.4 克 尺寸:直徑9.8 厘米 拍賣結果比較:一件相近但尺寸更大的碟子售于香港蘇富比Tiaminlou - A Small History of Chinese Ceramics拍場,2019年5月30日,拍賣品14, 售價 75,000港元。

估价 250 - 500 EUR

A SANDSTONE FIGURE OF A MALE DEITY, CHAM PERIOD - 一件沙石神像,CHAM 时期 越南,10世纪。大胆的雕刻,左手拿着棍子,右手举在胸前,身穿腰间系着的赤色长袍,面容安详,双眼紧闭,嘴唇饱满。 出处。来 自法国私人收藏,在巴黎的交易中获得。 狀況:狀況極佳,與其說它是一件藝術品,不如說它是一件藝術品。 状况良好,与年代相称。广泛的磨损,风化和侵蚀的痕迹,损失,划痕,刮痕,结壳,少数结构性裂缝。 重量:9.5公斤(包括支架) 尺寸。高38厘米(不包括支架)和38.5厘米(包括支架) 安装在一个相关的金属支架上。(2) 占族文明的鼎盛时期 是在7至10世纪,当时航海的占族人控制着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群岛和阿巴斯帝国之间的南海丝绸和香料贸易。然而,这一时期也有爪哇王国的几次袭击,与北方的大越人几乎持续不断的战争,以及与他们的西方邻居--今柬埔寨吴哥的高棉人之间激烈的、经常是好战的竞争。与高棉人在1431年泰国入侵后不得不放弃吴哥一样,占族人在10至15世纪期间逐渐将他们的北部领土丢给了大越,从因特拉普拉被洗劫并最终被放弃开始,到1471年占族人的首都维贾亚被毁,之后只剩下南部的潘杜兰加公国。 拍卖结果比较。比 较一个相关的砂岩女神像,高75厘米,年代为10-11世纪,2008年3月19日在纽约苏富比的印度和东南亚艺术品拍卖会上,拍品247,买入价为 50,000-70,000美元 。

估价 1,000 - 2,000 EUR

A POLYCHROME AND GILT-LACQUERED 'FOREIGNER' TABLE SCREEN, KANGXI PERIOD - 一个聚脂和镀金的 "外国人 "桌屏,康熙时期 中国,17世纪下半叶到18世纪初。一面画着一个红发的荷兰人站在草地上,穿着一件特有的纽扣长袍,腰间系着纽扣,一个男孩站在他身后,拿着一把染血的长剑,两个灯笼挂在他们上面。另一面是带有花朵、叶藤和蝴蝶的虬枝。画框以鎏金漆装饰,黑底上有荷花卷轴和其他花卉及几何图案。 出处:苏 杭惠宝(1937-2009)的遗产。画框上有难以辨认的收藏家的旧标签。包拯是加拿大领先的中国瓷器和艺术品交易商之一。他的古董店Pao & Moltke Ltd.与他的妻子Von Moltke女士(德国和丹麦贵族家庭的后裔)共同拥有,从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是多伦多时尚的约克维尔地区的一个固定场所。 状况。旧 的磨损,自然的岁月裂痕,轻微的损失和对框架的修补,但不是屏幕本身。对于17世纪下半叶的漆器桌屏来说,总体状况极好。 重量:352.7克 尺寸。尺寸:24.5 x 19.3 x 11.4 cm 在17和18世纪,清朝宫廷对所有欧洲事物都很着迷。这种 "西方主义 "可以直接与大约在同一时期席卷欧洲的 "中国风 "的魅力相比较。这种对外国人、他们的服装、习俗和物品的兴趣反映在当时的艺术作品中(见 拍卖结果对比 )。宫廷委托制作了描绘外国进贡者的卷轴,上面有来自不同国家的男女人物,他们穿着不同的服装。这些手卷反映了中国是所有国家的中心的皇室观点,也显示了对中原以外的国家的某种好奇心。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幅这样的手卷上,许多人物被描述为来自西方,每对夫妇的属性都用汉语和满语讨论(见《盛世辉煌》,澳门,1999年,第42号)。 然而,有趣的是,本图没有典型的滑稽元素,如明显的大鼻子和大眼睛或怪异的表情。此外,他被描绘成长耳垂,这通常是在佛教人物身上看到的,但在中国也被视为幸运。长袖和男仆也是中国艺术的典型元素,通常不会出现在对外国人的描绘中。这表明对所描绘的外国人有某种尊重,这种尊重超出了好奇心或迷恋的范围。也许他是一名荷兰传教士,从他卷曲的红发和带扣的长袍可以看出。其中一位荷兰传教士是George Candidius(1597-1647),他是第一个驻扎在台湾岛上的传教士,从1627年到1637年一直呆在那里。 拍卖结果比较。对比2016年5月12日伦敦邦瀚斯中国艺术精品拍卖会上的一件描绘荷兰醉汉的粉彩酒桶,穿着类似的纽扣外套,以 25,000英镑成交 ;以及2013年5月16日伦敦邦瀚斯中国艺术精品拍卖会上的一件跪着的荷兰外国人象牙像,发型类似, 以31,250英镑成交 。 康熙時期漆金彩繪《外族人像》桌屏 中國,十七世紀中葉至十八世紀初。桌屏一面可見彩繪一位紅髮荷蘭人站在草地上,腰間繫著一件極有特色的係扣長袍。身後站著一位童子侍從,他手裡拿著一把染血的長劍。頭部上方掛著兩個燈籠。桌屏另一面描繪著精美的牡丹花卉,鮮花怒放,花團錦簇,旁邊飛舞著一隻蝴蝶。桌屏框以金漆裝飾,黑色地上飾有纏枝蓮紋和其他花卉和幾何圖案。 來源: Sear Hang Hwie Pao(1937-2009) 收藏。画框上有難以辨認的收藏家舊標籤。Pao是加拿大中國瓷器和藝術品的主要經銷商之一。 他和妻子創立了Pao&Moltke Ltd古玩店,他們的古玩店從1980年代到2000年代初期曾是多倫多時尚的Yorkville地區的熱門店鋪。 品相: 舊時磨損,自然老化的裂紋,輕微缺損。屏框處有修補。對於十七世紀下半葉的漆繪桌屏來説,其總體狀況極佳。 重量:352.7 克 尺寸: 24.5 x 19.3 x 11.4 厘米 拍賣結果比較: 一件粉彩醉酒荷蘭人物,穿著相似外袍,乾隆時期,見倫敦邦翰思Fine Chinese Art 2016年5月12日lot 299, 售價GBP 25,000 ;一件象牙雕荷蘭人像,相似髮型,見倫敦邦翰思 Fine Chinese Art 2013年5月16日lot 366, 售價 GBP 31,250 。

估价 1,500 - 3,000 EUR